木叶

【双关】夏天

  *私设如山
  *流水账
  *如果ooc,拜托各位手下留情......

  夏天,意味着囫囵的大西瓜,橘子味儿的冰棍,整日疯玩儿的暑假,所以,关宏宇喜欢夏天。
  小学老师总喜欢在暑假布置每日日记,别的小孩都千篇一律“今天,我和爸爸妈妈去动物园了,真高兴。‘’关宏宇的是“今天,我和我哥一起捉wo牛,真高兴。”’,自诩与众不同独一无二。
  上了初中,关宏峰学校家里两点一线,而关宏宇有着浑身使不完的劲,和所谓的哥们儿爬树的爬树,下网吧的下网吧,等到了夏天,河湾里的鱼也就被盯上了。
  每天下了学,关宏宇撒欢地踩着脚蹬,让拉开拉链的校服衫在风里呼啦啦地响,觉得自己倍儿帅。
  那天下了雨,关宏峰背着书包推着车,关宏宇一如既往搔首弄姿“飙车”,前脚刚流氓似的吹口哨调戏完女同学,后脚就骑进了大水洼,溅了一身脏水,还被无辜殃及的女孩批了一顿。
  关宏峰远远瞧见,推着车施然走过。
  当天晚上,关宏峰在桌前写着作业,关宏宇在院子里光着膀子洗校服,背着窗子,臊的慌。     
  等关宏峰写完作业的时候,关宏宇早就在床上睡得跟头猪差不多了。
  院子里蛐蛐一声声地叫,关宏峰确认了一遍锁好的大门,又看了一眼洗了跟没洗差不多的校服,回屋子取了一袋洗衣粉......
  第二天,关爸关妈看了看关宏宇的校服,甚是欣慰,自那以后,关宏宇的夏季脏衣服关妈再没管过。
 

  上了高二,两人在两所学校各自住校,两星期星期一天,时间还对不在一起,除了逢年过节,两人见面的时间少之又少。
  升高三的那个暑假,学校还扣着学生在校补课,关宏峰作为重点培养对象,假期被克扣得就那么几天。
  关宏宇在家坐不住,寻思着反正区里的校服一样,跟关爸关妈打了招呼,便买了雪糕薯片什么的零食混进了学校。那天晚上,关宏峰两手空空从教室离开,提了一堆吃的回了宿舍。收买了舍友,糊弄过了楼管,关宏宇大摇大摆地在关宏峰宿舍住了一晚。
  睡觉时,关宏宇一边嫌弃床小一边紧紧搂着嫌热的关宏峰,虽然后半夜被关宏峰一脚踢下床,但第二天回家时还是欢欢脱脱地得瑟得很。
  那个夏天的那一天,被关宏宇小心翼翼地记在了日记本里,准备以后给他哥看,看看自己这个弟弟有多好,顶着大太阳专门去看他给他送好吃的晚上还陪他。
  不过,这篇关宏宇用尽才情渲染气氛准备日后邀功请赏的日记,因为被藏的太深,关宏宇一开始是找不着,时间久了也便忘了。
  一场夏天中的高考,兄弟两人报了不同的志愿,将各自踏上去往不同城市的火车。
  关宏峰开学早,关宏宇去车站送。
  “哥,到了车站给妈打个电话,去了学校再打个电话。”
  “知道了。”
  那天,又闷又热,天阴沉沉的,像要下雨了。关宏宇看着他哥提着行李上了火车,坐在了窗口看不到的位置上,随着火车去往一个陌生的城市。那一刻,关宏宇突然讨厌那天,讨厌那个与关宏峰分离的夏天。
  一切都像即定的路线,顺其自然水到渠成。关宏峰在警校大展其长,成为传奇级别的人物,关宏宇在校内校外混的如鱼得水自得其乐。
  而四季的更迭,对关宏宇来说,也不过是温度的改变罢了,再没什么不同。
  再之后即使又回到了一个城市,也是异面直线。
  关宏宇原以为两人以后就是这样了,但生活总是有着转折。2.13后的第一个夏天,关宏宇戴着白手套啃着沙瓤西瓜,大喇喇地坐在关宏峰家的沙发上,关宏峰坐在一旁看书。
  “哥,你这屋也忒热了,什么时候安个空调啊?!”
  “知道了。”
  关宏宇继续吃得高兴。

  喜欢的季节?
  小孩子喜欢的是那个季节的零嘴和玩闹,而长大了,更喜欢的是那个季节陪伴在身边的人。